超度婴灵:撞鬼之厕所灵婴

午夜十二点左右,龙五忽然从睡梦中醒来。他摇晃着昏沉沉的脑袋,起身推开门便向着厕所走去。此时的院外,一轮皎洁的明月悬挂在天边。那淡淡月光透过重重叠叠的树荫,斑驳点点的照在去往厕所的过道上。微风拂过树梢,树影犹如地狱的幽灵在舞动着。冷月下,龙五抖擞着身体转身钻进了厕所。那

超度婴灵:撞鬼之厕所灵婴

  

  午夜十二点左右,龙五忽然从睡梦中醒来。

  

  他摇晃着昏沉沉的脑袋,起身推开门便向着厕所走去。

  

  此时的院外,一轮皎洁的明月悬挂在天边。

  

  那淡淡月光透过重重叠叠的树荫,斑驳点点的照在去往厕所的过道上。

  

  微风拂过树梢,树影犹如地狱的幽灵在舞动着。

  

  冷月下,龙五抖擞着身体转身钻进了厕所。

  

  那是一所破旧的木屋,长长的过道里只有房梁上那盏昏暗的灯光。

  

  屋外的风鸣咽着吹进了窗,在这里显得有些幽深可怖。

  

  他忽然想起,在酒桌上大伙儿开玩笑的说道:“唐四的老屋最近阴深的很,特别是厕所,晚上都会有些怪异的响动。”

  

  一直到酒会结束,龙五借着酒劲执意要留在唐四的老屋。

  

  他就是想听听他们口中说的“嘤嘤”鬼泣声。

  

  他想证明那些诡异的事情都是他们在自己吓自己而已。

  

  所以现下,龙五心中很是坦然。

  

  在他看来,这里的阴冷和鸣鸣风吹那都是最正常不过的了。

  

  房梁上那忽闪忽灭的灯,让这厕所的过道变得更加的离奇。

  

  黑暗深处蝙蝠发出磨牙的“唧唧”声,从厕所某个角落里全部飞出。

  

  在长廊过道的尽头,龙五刚要拐进厕所。

  

  可刚才那幽暗的灯火却全都熄灭了,顿时,厕所陷入了黑暗中。

  

  他气愤愤的指责道:“最近电厂怎么老是停电,这几天夜晚差不多到了十二点就断电了,搞什么。”

  

  就在这时,一阵诡异的冷风吹得龙五直哆嗦。

  

  刚才他还有些昏沉沉的脑袋,现在清醒了许多。

  

  就在他正要推门进厕所时,忽然,走廊里“鸣鸣”的小孩哭泣声顿时响起。

  

  龙五蹲在厕所里仔细的聆听着,这哭声好像是来自厕所后面的深林里。

  

  尽管这声音有些阴冷,可龙五不害怕,径直走进了厕所。

  

  可那诡异的哭泣声还是从后面的深林里断断续续的传来。

  

  龙五起身刚要走出厕所时,这时候走廊里忽然传来了人走动的脚步身。

  

  龙五猜想着刚才灭了的电灯,和后山深林处那哭泣声,以及现在的脚步声,肯定是唐四搞得鬼,毕竟曾经这事他也没少做过。

  

  想到这里,龙五轻轻的推开厕所门,迅速的躲在拐弯处等待着。

  

  他想在“唐四”走过来的时候跳出来吓一吓他。

  

  慢慢的,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了。

  

  虽然龙五刚才还不觉得害怕,可随着那脚步的越来越近,那种幽冷的感觉还是让龙五不由自主的哆嗦着身体。

  

  慢慢的,那脚步声靠近了。

  

  龙五立时屏住呼吸声。

  

  在那脚步声到来时,他立马跳出过道,想吓“唐四”一跳,可过道上却空无一人,只是那刚才那熄灭的灯光这时又亮起来了。

  

  这这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,明明刚才的脚步就在自己前面,怎么现在连个鬼影也没看见。

  

  唐四反应再怎么快,也不可能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

  难道真的是唐四他们口中所说的闹鬼了?

  

  发生在眼前的一切他无法解释,脑海里瞬时闪过唐四在酒桌上说的那些诡异事件。

  

  前天晚上,唐四起来上完厕所正准备回屋睡觉。

  

  突然,他听见了小孩的呼喊——“爸爸”。

  

  那声音很熟悉,刚开始他以为是自己大儿子跟着他过来了。

  

  他立马顺着那喊声走了过去,可那幽冷的声音却忽然消失了。

  

  正当他纳闷的时候,那熟悉的声音又从厕所里传了出来。

  

  唐四感觉有些怪异,刚才的声音是明显在走廊的过道里,怎么一下子就到厕所里面了,而且去往厕所的门就在他身后。

  

  这也太诡异了吧?

  

  他又转回去。

  

  这时候,他看见了恐怖的一幕——

  

  龙五想起唐四讲的这起“闹鬼”事件,现在他自己又遇上了,越想心里越发毛。

  

  难道唐四口中所说的“闹鬼”都是真的。

  

  现在他脑海里在不停的翻滚着,越想,后背开始发凉,两腿像筛糠子一搬抖动着厉害。

  

  龙五呆立在过道旁静静听着,现在周遭的一切都变得静悄悄的,就连刚才听到的深林处“鸣鸣”哭泣声也随之消失了,夜色显得格外沉静。

  

  龙五转身正打算溜出厕所的木屋。

  

  就在这时候,窗外忽然狂风大作,阴风从窗户外吹了进来。

  

  忽然,一个黑影快速的闪进了厕所。

  

  龙五呼喊了几声,也跟着进了里面。

  

  厕所的灯发出冷冷的光,“鸣鸣”的冷风从厕所屋顶的缝隙灌了进来。

  

  龙五心里越来越感觉到不对劲,刚才的那个黑影明明是飘进了厕所,可现在却找不到了。

  

  “这真他妈撞鬼了!”他恶狠狠的骂了一句。

  

  就在他转身刚要走出厕所时,突然,“哐啷”一声,门不知被什么人给锁住了。

  

  龙五意识到不好,就在这时,那诡异幽冷的哭泣声再次响起。

  

  而且那声音离自己很近,这凄清惨惨哭声就像来自地下的哭诉般。

  

  此时,龙五吓得脸都绿了。身体不停的颤抖着。

  

  他仔细聆听着。

  

  这时候,他听到那“嘤嘤”的哭泣是从厕所里面发出来的。

  

  他移动着颤抖的身体慢慢靠近了厕所,打开手中的电筒搜索着,可那声音却在此时戛然而止,厕所里什么都没有。

  

  正当他松了口气,忽然,外面雷声大作。

  

  这时候,他又听到了鬼泣声。

  

  龙五打着电筒照了照厕所下面。果然看见一个像人一样的东西躺在里面。

  

  因为那东西是漂在粪坑上面脸朝下,只能看见黑黑的头发。

  

  龙五蹦跳的心刚刚才好转了些。现在又因为这个恐怖的声音,大脑高速旋转,难道刚才那鬼泣声是里面这个东西发出来的。

  

  不对,刚才自己怎么没看见呢?

  

  当龙五再次用电筒照向那厕所下面,这次,他看见那东西变成了唐四死在厕所里的孩子的模样,刚才那幽冷的哭泣声便是从这具尸体里发出来的。

  

  在手电筒光的照射下,龙五看见了那惨绿的鬼脸,绿阴阴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。

  

  他想转身躲避开那幽冷的眼神,可却发现自己的双脚顿时瘫在那里不听使唤了。

  

  厕所里唐四小孩的鬼魂,顿时凶光毕露。

  

  它在厕所里吼道:“你下来陪我吧,厕所里太阴冷了。”

  

  说完,那鬼魂顿时伸出那长长的鬼手,拉扯着龙五往厕所更深处走去……

  

  第二天中午,龙五挣扎着从昏迷中醒来。发现自己正躺在家里的床上。

  

  他揉了揉眼睛看着唐四惊慌失色说道:“昨晚,在你家老屋厕所里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恐怖了,你知道吗?我遇上了鬼,他是……他是……你以前死去的孩子鬼魂。”

  

  唐四看着惊魂未定的龙五,突然想起今天早上,他发现龙五昏睡在厕所边,那吓得的惨绿的脸惊恐的扭曲着,他就知道昨晚龙五肯定撞上自己儿子的鬼魂了。心里有些着急,万一自己的好朋友有个三长两短,他会后悔一辈子的。

  

  现在,看见龙五终于从惊耗中醒来,悬着的心也可以放下了。

  

  他紧紧握住龙五的手说道:“兄弟啊!醒来就好,你能醒来就好。”

  

  龙五忙问她是怎么回事!

  

  唐四叹息了一声,接着便讲起这几年他们老屋所发生的怪事。

  

  那是十年前的那个夏天。

  

  这一天风和日丽,唐四一起床,就听到母亲告诉自己说,儿子小良失踪了。

  

  当天,唐四把村里每个角落都翻遍了,就是没有小良的半点消息,后来过了几天,那孩子的尸体终于在厕所的粪坑里找到了。

  

  那死状实在是太惨了,脸被粪水泡的惨绿。在粪坑中淹死窒息而亡。

  

  那孩子的眼睛圆瞪着怒气无法消除,喝饱了粪水的肚皮膨胀像个圆滚的皮球。

  

  原来他是跟着奶奶喂猪进去的,在厕所玩耍时,不小心被怨鬼扯进了厕所。

  

  说道把孩子从厕所捞出来的那晚,唐四还心有余悸,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来。

  

  他从口袋摸出一只香烟猛的吸了几口,又讲起了起来,“那夜,当我们把孩子捞出来后,便刮起了阵阵阴风,吹得村里的人全身发毛。大家都知道:淹死的人,在水中逼着的怨气无法排除,所以阴魂不散,总是留恋凡间。后来到了晚上,我儿子的亡魂便经常出来惊吓家里人。从那以后,我们就再也不敢去厕所了。但那鬼魂还经常在夜里“鸣鸣”的哭泣着,直到后来那怨气散尽,这些诡异哭泣声才消失了。”

  

  可是唐四却忘了村里张道长的叮嘱:“淹死的鬼魂凶残的很,而且也不容易投胎转世,开始的时候,应该埋葬在极阴之地,三年后才可以转葬入阳关大道上埋葬。”

  

  原本他以为这些都是迷信之说,直到最近那凶灵忽然出现了,唐四才知道那死去孩子的凶残。

  

  现在龙五虽然躲过了凶残冤魂的纠缠,可是那鬼魂的怨气实在是太重了。

  

  只要龙五一闭上眼睛,便会看到厕所里那张诡异的面孔,那双带着怨气的眼睛直勾勾看着他。

  

  厕所的那小孩还在一直纠缠着他,龙五被折腾的精神不济,半夜里总是会从噩梦中惊醒。

  

  唐四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,这时,他忽然想起张道长的话,便决定去请道长作法把那孩子葬在“阳关大道上”。

  

  到了阴历(农历)七月初七,张道长作法后,唐四带领着大伙摸进了北山的乱坟岗。

  

  在惨惨的月光下,众人挖开了那块大岩石下的孤坟。

  

  顿时,大伙都傻眼了。

  

  只见那小棺木下躺着一具鲜活的尸体,嘴角却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。

  

  死去那么多年竟然还不腐化,这就是迷信之说的“怨气养尸”。

  

  因为冤魂没有离去,嘴里憋着的尸气没发散去,即使过了几百年,都不会腐烂的。

  

  唐四正要低头去把小孩抬出棺木,突然,被张道长给拉了回来。

  

  道长对着大伙说:“这样的冤魂最凶了,当心!要是吸了他的阴气,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。”

  

  这时,张道长开始念起咒语,只见一阵冷风吹起,那棺木下的死尸从七孔里冒出了丝丝青烟。

  

  不久,那尸体就开始腐烂了,转眼便剩下了黑黝黝的骷髅,众人顿时惊吓得退了好几步。

  

  张道长对着大伙说道:“现在安全了,因为那死尸憋在嘴里的怨气散了,冤魂心里所有的仇恨也都会跟着烟消云散了。”

  

  众人在张道长的安排下,把唐四的孩子重新葬在了“阳关大道上。”

  

  从那以后,那淹死的小孩可能是重新投胎转世了。

  

  而龙五也渐渐的康复了起来,可是那老屋的厕所却早已倒塌了,粪坑早就干枯了。

  

  如果那拉扯小孩的冤魂没有投胎的话,可能也转到其他地方隐藏起来了。

  

  总之村里再也没有听到“嘤嘤”的鬼泣声了。

上一篇:超度婴灵要几次 , 超度婴灵后症状_重复
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推荐

推荐内容

右2广告
最新资讯
右3广告